锦苑

树洞号

修假发的时候,把手剪破了。


Come morning light,You and I'll be safe and sound.当明日晨光初现,你我都会安然无恙。

 

丢张正在后期的片子上来。

phx:此花未明

沐雨橙风:沈一景

苏沐橙:墨柒

我好丑

杂记梗

  你走的第四百二十七天,天空上又绽开了礼花,青藤慢慢悠悠地爬满了墙,猫咪穿过后敏捷地跳下来躲进不知在哪的角落。我仍然不死不休地喜欢着你,我仍然还记得你那对我看不透的眸子,我仍然记得你的模样,我仍然忘不掉你。

  晨光不亮,阳光一寸寸地挪动,扫过花岗石地面,扫过刚刚盛开的杂野花,最后落在很远很远之外的海面上波光粼粼。你走过的每一寸土地,他们鲜花盛开。白色羽翼的鸟扇了扇翅膀,扑棱棱地飞上天空。我看见那片森林中心的湖,倒映了参天的树林和一些细小的什么东西,波澜不惊得像我看不清楚的你的眼睛。

  我曾经用很长的一节人生时光来测算过你有朝一日能够喜欢上我的几率,直到你离开了很久之后。


【全职/论坛怀旧】八一八老荣耀圈那些温暖的小事

兰溪若浅:

长情如斯。


黄初:



阅读注意:


灵感来自天涯八卦的热门帖子《都说圈子无情戏子无义,八一八娱乐圈你认为温暖的小事——谁情薄如纸,谁长情如斯》


原帖在这里,当时看到西游记和邓世昌李鸿章那两段哭瞎:


http://weibo.com/2140585607/Bd3TVo2og#_rnd1405232430256


出现的CP有昊翔、韩张、双花、黄喻、修伞,设定在荣耀关服十年之后,他们的年龄都在四五十岁左右。以下正文:




 


涯叔推荐:


都说圈子无情,可谁情薄如纸谁又长情如斯?


请看今日热帖整理:《八一八老荣耀圈那些温暖的小事》


 


1楼


今天是荣耀关服十周年的日子,还有玩家记得二十年前那批老荣耀圈的人吗?不知道不打游戏之后的他们过得怎样,都是快50岁的人了吧?当年的队友对手还有联系吗?不如,我们就来八一八各自知道的他们那些小温情如何?


 


4楼


 


有唐昊和孙翔的粉吗?我玩荣耀的时候正好是他俩带领呼啸和轮回垄断总冠军的那几年,所以我一直很喜欢他们俩,那时大部分选手都有微博,我还记得那时孙翔的是@轮回-孙翔,唐昊的是@呼啸-唐昊,孙翔经常发各种自拍照、食物照、训练照,一天好几条,唐昊呢,好像号都是队里给建的,从来没发过一条微博。不过,我是他俩的脑残粉啊,唐昊不发微博我还是会关注嘛。


后来,关注了很多年,直到荣耀关服,直到微博退役,唐昊还是没有发过微博,就连他的关注列表里都一直只有一个人:@轮回-孙翔。


再说说孙翔的微博,斗神很多微博都会圈唐昊,有时是一桌丰盛的饭菜,有时是一张自以为很帅(好吧,他怎么都帅)的照片,有时是一句很无聊的吐槽,甚至是单单一个字“切”。我不知道唐昊会不会看孙翔的微博,我想他大概开都懒得开客户端吧?不过后来我再去翻孙翔的微博,看到每一条上都有唐昊的点赞……


高冷与逗比坚持这么多年,真的算一对儿奇葩。


而且最近我发现孙翔这奇葩的行为历经二十年不倒……


最近不是又有一种类似微博的社交玩意儿火起来了吗,对就是球球,好多人都在用啊。我两个月前注册的,后来在上面胡乱搜索时看到了孙翔也在玩,是真的孙翔,有他近期的照片,还是那么帅,但是成熟多了,是成熟的大叔了。我花了一个晚上,翻遍了他的所有球球,哭了。


他抛出的每一个球球里,都圈了一个叫唐三打的人,球球的内容和多年前他微博的内容一样逗比,不是自拍照就是各种念叨。我本来想点进唐三打的球球看看唐昊,可一点才发现根本没有唐三打这个账号。想来也是,以前唐昊建微博多半是给战队逼的,现在他又不是名人了,当然不会和孙翔一样玩这种东西。


不过,我不再怀疑唐昊是不是会看到孙翔丢给他的球球了,20年了,我相信孙翔的一切他都在意、都会去看,他可是他的孙二翔啊!


PS:孙翔的球球账号是一叶之秋,不用谢我。


再PS:如果你们被帅大叔的闪光弹闪瞎了,不要怪我哦!


 


 


18楼


我是Q市一三甲医院肝胆科的护士,生得晚错过了荣耀最鼎盛的那几年,不过Q市的骄傲霸图战队还是知道的。前几年住院部收了一因为急性胆结石要动手术的病人,我一看表上填的“韩文清”,就立马申请当了他的管床护士。真的是他,我们的队长韩文清,那时他45岁,胆结石发作起来有多痛大家知道,可是我看到他的时候,他完全不像普通病人那样缩在床上呻吟,虽然比纪录片上老了一些,但是看他的第一眼,我脑子里就蹦出一句话:这就是荣耀的拳皇啊。


他住的是单人病房,我去给他量体温血压的时候病房里还没有其他人,但沙发上整齐地放着一件叠好的外套和一个男用包,我问他韩先生您的家属呢待会儿需要家属签手术同意书(我不敢告诉他我是他的粉丝)。他眉头轻轻皱了起来,额头上还有不少冷汗,看来是真的痛得不行了,他说家属在楼下麻醉科找医生,一会儿就来签。


刚一说完,他说的“家属”就回来了,是张新杰。


如果不是护士,我觉得我肯定会跳起来冲到楼下去跑圈,那是张新杰啊,我少女时代的第一男神啊。他走了过来,很礼貌地对我笑,我让开后,他在床边弯腰不知和韩文清说什么,说了很久,声音很小,但他一直保持着大幅度弯腰的姿势,还不断为他擦拭头上的汗。


签同意书的时候,管床医生问张新杰和病人是什么关系,他没啥表情地说是伴侣。医生不信,不让他签,结果他从包里拿出一张结婚证明,外文的,我看不懂,但后来医生看了之后同意他签了。


韩文清的手术安排在入院第二天,前一晚我凌晨4点去给他抽血时,发现张新杰居然坐在床头,手拽着他的手,我想没人不知道他的睡眠习惯吧?我跟他说,张先生,韩先生现在还没手术,您不用守夜的。他摩挲着韩文清的手说,他痛得睡不着。


手术之后,有6个小时不能动的时间,这6个小时很麻烦,一方面病人因为麻醉效果没过,很容易睡过去(可睡过去可能就醒不来了),一方面家属必须帮病人活动腿脚,不然形成血栓会死人。韩文清回病房之后,张新杰整整忙了6个小时,他弯腰在床边,一边给韩文清按摩小腿和脚,一边小声地喊他的名字。好多次韩文清刚一闭上眼,他就在他耳边唤“队长,队长”,真的是一刻都没停。后来6小时过了,那时差不多已经是晚上9点了,但韩文清的营养液、消炎液要一直不间断地输,我毕竟是管床护士,就跟张新杰讲您休息吧,输液我看着。他很疲惫,但是还是谢绝了,那晚上,他又是整夜没合眼,袋子里液体没了立马叫换药护士……


手术后的第二天,韩文清能下床了,张新杰一手举着输液袋一手扶着他慢走着活动,我觉得他可能有两天没睡了,但是韩文清醒来看到他时,他眼里完全没有疲惫的神情。


五天后,韩文清要出院了,趁张新杰办出院手续时,我问了一个憋了几天的问题:韩先生,您做手术为什么只有张先生一个人来?他想了一会儿,昔日拳皇脸上的刚毅被温柔取代,他说:新杰不想麻烦其他人,我这次住院,他谁也没告诉。


他们走了之后,我一个人哭了好久,其实我已经结婚生子,但是那时我突然有种感觉,原来我的青春从来没有褪色过,他们依然在我的世界里熠熠生辉。


 


29楼


去年冬天带孩子去云南旅游,在大理看到孙哲平和张佳乐了,就他俩。


以前听说退役之后孙哲平开始做房产,生意越来越很大,后来好像还开始投资电影电视剧,北京的朋友可能更清楚吧?张佳乐退役之后好像整个人都消失了,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孙哲平一直没有结婚是大家都知道的,40多岁的钻石王老五吃香得不行,前几年坛子里也有扒那些娱乐圈富商与十几二十岁女明星的绯闻,他不仅和好多女明星都传过绯闻,甚至还有说娇嫩的男明星都爬过他的床。


看帖子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可能,反正我就是不信。


我有个跑财经新闻的记者朋友,我问过他关于孙哲平绯闻的事,他说这个圈子水太深,圈子外的人说多了也不懂。我又问那你觉得孙哲平是个怎样的人,他反问我:“你是他的粉丝,你对他的了解远胜过我,如果你相信他不是传闻中乱搞男女关系的人,我想我没有理由也没有立场反驳。”


听了他这话,我觉得很安心,我是孙哲平的粉丝,我相信我的自觉。


后来我就在大理看到了经常在电视上看到的孙哲平,和靠在他身边、我很多年没有看到过的张佳乐。


那天是在大理的民族街上,云南的冬天不冷,他俩都穿得不多,张佳乐当年的酒红色头发已经染回了黑色,可后脑上还是有小小一戳“小尾巴”。我装作最普通的游客,跟在他俩后面走,看到他们走过一个饮料铺,孙哲平买了一杯花茶递给张佳乐,张佳乐喝了一口又递到他嘴边,他笑呵呵地就着吸管喝。张佳乐正面看比二十多岁时老了一些,可侧面却和当年一样好看,孙哲平咬着吸管看着他笑,那眼神里有什么,你们试试去看自己挚爱之人就会懂。


后来天公不作美,太阳阴了下去,风吹着有点冷。当时张佳乐走在前面,他好像想去看街边一个卖工艺品的摊,结果孙哲平伸了伸手,抓住他的小尾巴往后轻轻拉了拉,他一回过头就被抓住了双手。孙哲平将他的手放在手心中呵气,他笑嘻嘻地不知道在说什么,我就看到孙哲平拍了拍他的脸,然后两人又并肩往前走。


这一路,孙哲平就没再放开过张佳乐的手,他牵着他,后来还将他的手放进了自己的大衣口袋。


回到客栈之后,我就在想啊,这些年我一直相信我年轻时的男神是个深情的人,果然没有相信错。


 


37楼


先说说我的工作吧,我在H市机场上班,负责统计机场来往客流信息。今年清明节前一天我上班,查看客流表时看到了叶修的名字。我是嘉世和兴欣的粉丝,他可是我第一偶像,那天看到他的信息后我就突然想查查他这几年还来过H市没,结果系统给出的答案却让我很吃惊。


原来,每年清明节前一天晚上,他都会飞到杭州,有时是从北京,有时是从广州,还有几次是从国外转机而来。我想他是不是在H市有什么去世了的朋友?这个朋友肯定和他关系不一般,要不他怎么会二十年不间断地从各个地方飞来?


我想知道他的这位朋友是谁。


清明节当天,我很早就去了H市的公墓,在墓园里等了一会儿后,果真看到了没有刻意换上黑衣服也没有捧着花的叶修。我看到他往一块墓碑走去,然后坐在那儿,我不敢靠近,只能凭他嘴角的动作推测他在说话。也没多久吧,他站起身来,走时还朝墓笑着挥了挥手,那时我就觉得,墓里的人一定是他很亲密很亲密的朋友。


他走之后,我走近看了看,墓主人叫苏沐秋。


我去公墓管理处询问,一个守了几十年墓的老人跟我说,大概是二十多年前,每到清明节,刚才走的那男子都会和一个漂亮的女孩儿来看他(苏沐秋),后来女孩儿不知为啥总是在清明节前一天一个人来,女孩儿登记的名字是苏沐橙,看名字应该是他的亲戚。清明节当天那男子会来,从来不带什么慰问品,就这么空手着来,坐一会儿就走,可他们都坚持了二十多年,中途没有断过一年。


我想,这个苏沐秋可能真的是沐橙的亲人吧?不知道他和叶修只见有些什么故事,会不会是曾经一起在拓荒期闯荡网游的朋友呢?如果他没有去世,会不会也和叶修一样成为传奇呢?不管怎样,叶修现在在我心中变得不一样了起来,他不仅仅是那个总爱开嘲讽的四冠大神,他还是一个情深的男人。


年轻时喜欢过他,真好。


 


42楼


楼里有蓝雨的粉没?我在新开服的网游妖界中看到黄少天和喻文州了你们信吗?


其实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本人,但是前面那楼的说要相信粉丝的自觉嘛,我就来扒了。


是这样的,我有次在城里看到两个顶着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ID的剑客和术士,当时我就激动了,现在还会用这名儿的,不是剑与诅咒的粉丝就是剑与诅咒本人啊!我是一个中型公会的会长,立马发了拉他们入公会的申请,但是很快他们都拒绝了,夜雨声烦还丢了一堆解释过来:对不起啊小兄弟我们不加入公会的。


冲着秒回与不带标点,我顿时想到了黄少天的名字,不过人家不加公会也没法,总不能逮着人家硬来吧?没想到几天之后在一次抢怪中,我们整个公会撞上了他俩。


我们公会的副会长是个学生党愣头青,看着他们只有两人而且装备还不错,就在语音里召集所有人先爆了他们,我就愣了那么一会儿,回过神来就看到百十号人已经将他们围起来了。


我急忙跑过去,喊停是不可能了,我那时就想着看看他俩到底是不是我们蓝雨粉心中的神。在冲进人群时,我觉得我回到了多年前蓝雨的夏天……


在无数物理伤害魔法阵之中,剑客夜雨声烦挥动着一把泛着冰蓝色光芒的剑,他站在索克萨尔面前,剑挡得掉的,用剑斩断,剑挡不掉的,他用身体去硬扛……这场屠杀在两分钟之后告终,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都成了幽灵,他们的装备也掉了一部分。


在副会长一声令下捡装备之前,我动用会长特权强行让整个公会退出战场。二十年了,剑客还是像骑士一样守护着自己的术士,只是这一次,老去的剑客再也不能像当年一样意气风发地护着术士全身而退。


可即使这样,他们也是我心中,永远的蓝雨之神。


 


50楼


42楼说起妖界,我想起上次我遇上的可能是叶修本人。


也是在城里,我遇上一个顶着君莫笑ID的人,这名字对咱荣耀粉来说太过特别,于是我就跟着他进了一不用打怪纯属游玩的图。


进图之后,我发现他其实不止一个人,他身边还有另一个角色,ID叫秋木苏。玩过妖界的都知道,这游戏允许一个玩家在练级时带上另一个玩家,也就是说能够一人同时操作两个角色,很多人为了升级快都,会在不在线的时候拜托关系铁的兄弟带自己练级。当时我觉得,如果君莫笑是叶修的话,这个秋木苏可能就是他朋友的一个号。


游玩图不比打怪图,玩家在里面不用担心敌人或者系统怪物的突袭,所以我跟在君莫笑后面,他好像也觉得无所谓。那一下午,我看到他带着秋木苏一会儿在大树下打盹儿,一会儿在湖沼里划船,夕阳时分他们还跑去了半山腰看日落。


晚上,我老婆摧我吃饭时,君莫笑还和秋木苏待在半山腰,之前的系统通知当晚那里看得到流星。


登出游戏后,我觉得可能那个君莫笑并不是叶修,因为如果是叶修的话,他这种游戏狂魔干嘛不练级呢,而且妖界的一人带一人设定本来就是为了方便练级,他不练级干嘛还带着朋友的号呢?


不过,看了37楼提到的“苏沐秋”,我好像明白了什么……长情如斯,希望我们和他们一样,都能做到吧。


 





荣耀世界队账号卡翻译个人版(?

有点厉害

墨随御:

和微博@褶子大副 大大一起想了很久的世界队账号卡翻译


更加偏向音译一些,已尽力地兼顾意译和音译。


有些不是特别好


一叶之秋,索克萨尔就还是@荣耀翻译联盟 的


以下


 


王不留行——Wonblution


生灵灭——Shiningmile


唐三打——Tosseta


一叶之秋——Fallen Leaf


百花缭乱——Belflowrrio


石不转——Soberstriker


逢山鬼泣——Fessghosture


海无量——Hivelia


索克萨尔——Socsar


夜雨声烦——Everainsuffine


一枪穿云——Ichochile


君莫笑——Dramashow


沐雨橙风——Morainchief


风城烟雨——Forchamyelling


 


 ——————————————————————————————


枪王大大的实在想不太好


TAG打不下了


有什么建议就说哦~



温柔的你

麓原:



去年得了反流性胃炎,我刚到异国人生地不熟手忙脚乱。好不容易预约到医生,在等候室特别紧张。有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坐在轮椅上看着我,颤颤巍巍地问我可不可以摸一下我的头发。我蹲下身,她神色温柔,灰蓝色的眼睛不知道是浑浊还是蓄满泪水,说虽然头发的颜色不一样,但是感觉真的很像她的孙女。

下大雨却把作业忘在学校里没有拿伞,硬着头皮把画袋顶在头上现在路口等红绿灯,素不相识的高大老人用他黑色的伞遮住我,绅士地笑着把我送到了教学楼门口。

上学的路上遇到总也不露面的邻居,我正蹲在他家门口摸他家刚刚睡醒的猫。他问我你看看它是不是又长大了一些?然后把猫塞进我的怀里。大猫乖巧温顺,伸出爪子拍了拍我的脸。

常坐的那班公交有一个留着灰色小胡子的司机。他会友好地冲上车的乘客打招呼问日安,耐心的等每一个人都坐稳了才发动车子。

狂欢日的晚上被人流冲散了,手机没有信号,被人群挤得卡在马路中央走不动路,陌生的少年把狼狈不堪的我拽出来借我手机用,大大的黑眼睛在黑夜里闪闪发光的非常好看。之后我竟然在朋友的大学里又遇到他。

消极地要命,哥哥带我去游乐园,蹲在鬼屋门口的扮鬼工作人员图着大血唇和死人白脸,一圈人围在旁边拍照,他却突然冲下来到心不在焉的我面前张牙舞爪地大吼,哥哥下意识把我护在身后。他看着我被吓傻的样子也呆在原地,最后伸出硕大的塑料爪子摸了摸我的脑袋又蹲了回去。

快要迟到冲过马路,一直带在鬓角的发夹掉在地上都没有反应过来。后面的高跟鞋女人和我差了一个红绿灯,一路猛跑追上我把发夹给我。

深肤色的女人推着婴儿车下公交的时候车轮卡在门口,路过车站的白人老奶奶二话不说走过来帮女人把婴儿车抬下来,末了摸了摸熟睡的婴儿的头,互相道别后朝相反的地方离开。

下楼梯的时候陌生女人拽住我的胳膊,我才没有摔进满地的积水里。

不认识路坐错站,被列车员领去认路线,还给我塞了一堆乱七八糟的地图。

蓝眼睛的老师严厉不留情的教诲,最后却拉着我的手说谢谢我所有的努力。

我总是觉得自己不够幸运,努力得不到回报,病痛随时会来,可是痛苦的时候绝望的时候,身边总会有人温柔地对待你。

没有所谓的坏运气,世界很好,它之所以没有变成好事,也只是因为时辰未到而已。

【全职高手】绝密档案各战队人物身高

若竹_初三种蘑菇:

哈哈哈其实平均身高最高的是皇风啊,因为只有田森大大!!【x


手速九百喻文州:




随手整理一下,记录下来以后可以用,有遗漏或者错误求告知Σ有三零一简直开心到飞起来。tag打不下.....


【兴欣】
叶修 178
包荣兴 188
安文逸 178
方锐 177
魏琛 175
乔一帆 174
罗辑 172
莫凡 171
唐柔 169
苏沐橙 167
陈果 168
关榕飞 173
伍晨 180

【霸图】
韩文清 181
张新杰 177
林敬言 175
张佳乐 178
宋奇英 173
秦牧云 182
白言飞 176

【轮回】
周泽楷 181  
江波涛 176
孙翔 185
吕泊远 180
方明华 178
杜明 175

【蓝雨】
喻文州 178
黄少天 176
卢瀚文 152
宋晓 181
徐景熙 174
郑轩 173
方世镜 179(退役)

【微草】
王杰希 181
高英杰 173
刘小别 177
袁柏清 179
许斌 176
方士谦 183 (退役)
邓复升 177 (退役)

【百花】
于锋 177
邹远 175
张伟 176

 【烟雨】
楚云秀 167
李华 172
舒可欣 166
舒可怡 166

【义斩】
楼冠宁 185
孙哲平 183
邹云海 182
文客北 179
顾夕夜 179
钟叶离 171

【呼啸】
唐昊 183
刘皓 180
赵禹哲 174

【雷霆】
肖时钦 180
方学才 179
戴妍琦 162

【虚空】
李轩 179
吴羽策 180
盖才捷 175
李迅 177

【三零一度】
杨聪 180
白庶 183
李亦辉 176

【皇风】
田森 191

【神奇】
贺铭 175
郭少 170

【临海】
赵杨 176

【嘉世】
邱非 176
吴雪峰 181 (退役)

【其它】
冯主席 168
夏仲天 178
郭明宇 179
李艺博 180
潘林 174
唐书森 179
陶轩 178
常先 173